如何借鑒摩根大通模式發展我國托管業務

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實施,國內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迎來了更大的機遇和挑戰。據有關機構預測,未來十年支持“一帶一路”建設所需的對外投資的資本總額會突破10萬億人民幣。

來源:中國保險報·中保網  作者:陸佳 劉芳    


隨著“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實施,國內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迎來了更大的機遇和挑戰。據有關機構預測,未來十年支持“一帶一路”建設所需的對外投資的資本總額會突破10萬億人民幣。國內財富管理機構如保險系的平安人壽、安邦人壽都在借助QDII,基金互認、滬港通等各種可能手段積極對外投資,這為我國托管銀行全球托管服務的跨越式發展帶來了新的契機和巨大考驗。摩根大通作為全球領先的托管服務提供商之一,在托管管理方法和服務理念,以及全球托管網絡建設和服務能力等方面經驗豐厚,對我國托管銀行具有重要的啟示借鑒意義。


名義持有人制度


摩根大通在美國本地托管服務與我國托管銀行的區別主要在于,摩根大通賬戶的名義持有人制度。優勢主要有:所有托管資產的資金和證券都登記在托管行名下;托管行為客戶開設二級虛擬賬戶,通過托管系統保證每個客戶資產的獨立和完整;托管行使有關股東權利,包括請求召開股東大會、獲得分紅或者其他投資收益等;高評級債券(政府債除外)在兌付日利息和本金未到賬、貨幣市場基金大額贖回,托管行對重要的客戶例如資產管理公司授信,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以便保證客戶的支付;托管行充當萬億級行業平臺的交易中介;如果客戶違約,托管行可以處置抵押品等等。


我國現有的托管銀行監管體制比較強調托管資產的獨立安全以及監管的透明。該制度保證了我國托管行業健康、持續發展,也有利于監管部門開展工作。上述兩種制度各自植根于本國法律環境之下,并無顯著的優劣之分。在名義持有人制度下,摩根大通衍生出了一系列創新服務,如賬戶自動授信(入賬)、證券借貸、抵押品管理等。


摩根大通名義持有人制度在很大程度上進一步影響了后續的托管賬戶體系、運營流程以及系統開發策略。由于受到監管限制,我們暫不能實現該賬戶模式,但它將為我國托管行業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帶來一定的啟發,監管部門與托管銀行可在現行法規下,商榷更優化的方案。


賬戶的分散分布與集中管理


摩根大通的全球托管現金賬戶均開立于倫敦分行,但實際操作中,在各市場根據當地市場規則,實際現金賬戶的開立又是分散的。這樣的賬戶結構既保證了高效運營,同時又兼顧了市場的業務實際。國內托管行在實名制賬戶結構體系下,托管賬戶的開立通常分散在幾家分支行,由固定幾家分行辦理,這樣的結構實際上是與摩根大通銀行不謀而合的,但現實中,我國托管銀行客戶在辦理業務時卻經常會因開戶地不同遇到麻煩和問題。通過摩根大通的業務實踐說明,現金賬戶開立分散或集中兩者并不矛盾,是可以通過以下幾個步驟實現有機統一的。


一是加強與結算相關部門合作。實施全面標準化賬戶的開立流程、報備程序、費用收取等業務,現金賬戶不再因開戶地不同而出現開戶材料、費用收取、監管要求等產生巨大差異,盡量將有關差異在托管行內部解決。


二是統一托管賬戶與現金賬戶開立。將現金賬戶和其他賬戶的開立統一于托管賬戶之下,明確賬戶開立所需資料和開立流程等,解決賬戶資料重復提交等問題,進一步方便客戶。


三是建立統一的現金賬戶管理體系。在完成托管賬戶與實際的現金賬戶的統一后,集中管理托管客戶現金賬戶將變得可行、方便。從摩根大通的實踐來看,也只有做好有效的集中,才能將現金賬戶開立更加靈活,更好的“分散”。


同時,從外部環境上看,隨著我國多層次證券交易市場的逐漸成熟,中登、中債的中央結算機構將不能滿足托管客戶的全方位投資服務需求。在一些新型的市場或是另類的投資市場,托管行更應自助研發統一賬戶管理體系,安全多樣的結算手段,為客戶提供更為全面的金融服務。


所以,賬戶宜采用分散開立與集中管理相結合的方式。需要制定全行統一、切實可行的托管戶開立流程以及標準,兼顧效率的同時,還要解決不同監管下各類資產管理業務開戶的合規性。此外,在托管系統中增加對現金賬戶、交易所賬戶的管理,與托管賬戶有機結合。


運營差錯損失的處理


摩根大通對由于運營差錯給客戶造成的損失進行賠償,主要由中臺與客戶商議賠償金額。賠償資金在每年的年度預算中就會予以計算,其計算標準并不僅僅掛鉤托管費,而是綜合評估客戶風險水平、市場條件、同業水平等等因素,來確定當年賠償預算。通過將運營賠付納入預算體系進行考核,從而既解決了賠償的資金來源也建立了定量化的考核運營團隊的一個項指標。我國托管銀行目前尚未建立類似的托管業務專項資金,一旦遇到類似的賠付要求,不僅資金來源受限,而且無形中放大了差錯賠付的影響。


應該研究并借鑒全球托管銀行經驗,將部分托管收入留存,提取備付金作為損失賠償準備,有效防范損失擴大以及聲譽風險。


擴大托管業務的服務外延


一是注重增值服務產品的設計開發。摩根大通的托管業務內容已超出了傳統的證券保管、記賬與清算,發展成為一個為證券投資提供綜合金融服務。雖說增值業務根植于傳統的支付、保管服務,但它已逐漸成長為托管行業基本的配套服務產品,如證券借貸、抵押品管理、績效評估等。目前,國內市場發展已給我們提供了發展此類增值業務的可能,商業銀行托管資產已成為證券市場投資的主要參與者,托管資產規模以及托管客戶多樣性都為我國托管銀行開展證券借貸業務提供了條件。此外,我國托管銀行推出風險績效評估、會計外包等新興托管服務項目,雖然還處于發展階段,但積極的現金管理、外匯交易、融資融券、流動性管理、資產配置和績效分析、成本分析等制度和服務,對于我國托管銀行托管業務的長遠發展以及核心競爭力的構建具有重要意義。


二是托管行授信管理。摩根大通對現金的管理是靈活進行的。如應收股利未到賬時,托管行會對重要客戶進行授信,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以便保證客戶的支付。這種類似授信貸款的資金借款期限很短,托管產品需要及時歸還托管行墊款,否則就將支付高額利息。限于國內政策法規等因素, 目前,雖然開展增值服務還處于政策推動階段,但具體到一些特殊客戶、特殊事項時,主動研究市場、客戶和政策,創造性地滿足客戶的增值要求還是非常有必要的。如貨幣市場基金的T+0贖回, 是托管行授信,旨在縮短結算周期。


當然,由于分業監管等政策限制,我國托管銀行做不到押券服務,同時為客戶提供墊款將消耗托管銀行風險準備金,該服務也需進一步商榷。但并非國內銀行就沒有提供增值服務的手段,根據不同的資產托管產品,托管行可以提供不同的增值服務。例如在保險實業投資項目上,就可以為客戶提供單位結算卡、對公一戶通、對公網銀、獨立監督、造價咨詢等等增值項目。


因此,在現有條件下,應不斷拓寬托管業務外延,增加托管增值服務。同時在合規、有利的原則下,積極推動、把握時機、果斷介入,創造性地為客戶提供更多的服務產品,對未來托管業務的發展尤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