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業協會洪磊:資管產品不能隱含“剛性兌付”

11月4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黨委書記、會長洪磊在第三屆中國并購基金年會上表示,金融產品屬性不明、風險不清是當前最主要的金融風險之一。資管產品就不能隱含“剛性兌付”,不按負債模式運營的資管機構施行“剛性兌付”,易產生由“擠兌”引發的系統性風險。

來源:界面新聞


11月4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黨委書記、會長洪磊在第三屆中國并購基金年會上表示,金融產品屬性不明、風險不清是當前最主要的金融風險之一。資管產品就不能隱含“剛性兌付”,不按負債模式運營的資管機構施行“剛性兌付”,易產生由“擠兌”引發的系統性風險。


洪磊首先指出,金融的本源是為實體經濟提供資金融通,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的宗旨,也是實現金融安全的根本舉措。換言之,金融應當致力于探索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資源配置機制,而不是借助資源壟斷或信息不對稱反客為主,對實體經濟“鯨吞蠶食”。


目前面向大眾的金融產品主要有三大類別,一是儲蓄與信貸產品,二是投資管理產品,三是保險產品。


洪磊表示,三類金融產品本質不同,功能各異,理應各司其職。但實際運行過程中,這些金融產品卻出現了屬性不明、風險不清的情況,恰恰構成了當前最主要的金融風險之一。


僅從資產管理行業來看,洪磊表示,各類資產管理業務并沒有遵循統一的上位法,在監管上既有信托關系主導的突出投資人利益優先原則的監管規則,也有民商關系主導的遵從平等合同主體地位的監管規則,受托財產法律屬性不清晰,相關主體受托責任不明確,出現大量信貸業務與投資業務混同、違背委托人根本利益的現象。


而上述現象則直接導致了“剛性兌付”、“資金池”、“明股實債”、“明基實貸”等違背資產管理本質的產品大量存在。


洪磊直言,資產管理產品不能隱含“剛性兌付”,因為資產管理機構不受資本充足率約束,就不能按負債模式運營,否則就切斷了投資風險的社會化分散功能,使“擠兌”引發的系統性風險在資產管理領域成為可能。


“服務實體經濟不是一個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裝,即使資金最終流到了實體經濟,還要看是否帶來了高昂的成本和過多的風險。防范系統性風險也不是一個筐,即使裝滿了制度規則,如果與業務本質發生錯配,只會窒息真正的創新而讓真正的風險坐大?!睂Υ?,洪磊表示,回歸本源、恪守本質是保障金融安全的首要條件。


而基金的本質則是受托理財,必須堅持“投資者利益優先”,做到“組合投資”、“賣者盡責、買者自負”和“收益共享、風險自擔”。


“將信托關系弱化為合同關系,將組合投資簡化為單一投資,讓保底保收益取代風險自擔,短期看是尊重了市場意思自治,繁榮了市場,長期上則必定模糊行業本質,侵蝕行業發展根基,也無法正確識別和防范行業風險?!焙槔诜Q。


在當日的講話中,洪磊還首次披露了基金業協會服務實體經濟主動“降杠桿”的相關數據。


據統計,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規模為30.19萬億元,在過去兩個季度連續下降,累計降幅10.6%;其中“通道”業務累計降幅達11.4%。


在私募基金方面,截至2017年二季度末,協會已備案私募基金5.66萬只,管理資產規模9.78萬億元。其中,境內直接投資規模達5.86萬億元,占比57.6%。


剔除二級市場投資后,境內直接投資項目賬面價值合計4.89萬億元。其中,擴張期投資占比47.80%,起步期投資占比31.33%,種子期投資10.3%,對未上市未掛牌企業的股權投資項目數量占比89.8%,項目賬面價值占比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