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釋放七大信號 為銀行、券商、互金等行業定調!

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會議強調,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設立國務...

五年一度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14日至15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出席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會議強調,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落實金融監管部門監管職責,并強化監管問責。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規格,遠高于以往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往的金融工作會議是總理主持,本次則是由習近平主持,同時有五名政治局常委出席,規格空前,反映出政策層對本次會議的重視程度之高。

 

下面梳理出四大原則、六大要點、七大信號。

 

四大原則

 

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以下重要原則:

 

第一,回歸本源,服從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金融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面提升服務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和實體經濟多樣化的金融需求。

 

第二,優化結構,完善金融市場 、金融機構、金融產品體系。要堅持質量優先,引導金融業發展同經濟社會發展相協調,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實體經濟成本、提高資源配置效率、保障風險可控。

 

第三,強化監管,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風險能力。要以強化金融監管為重點,以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為底線,加快相關法律法規建設,完善金融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制度建設,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

 

第四,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系,完善市場約束機制,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加強和改善政府宏觀調控,健全市場規則,強化紀律性。

 

六大要點

 

1、為實體經濟服務

 

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要貫徹新發展理念,樹立質量優先、效率至上的理念,更加注重供給側的存量重組、增量優化、動能轉換。要把發展直接融資放在重要位置,形成融資功能完備、基礎制度扎實、市場監管有效、投資者合法權益得到有效保護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要改善間接融資結構,推動國有大銀行戰略轉型,發展中小銀行和民營金融機構。要促進保險業發揮長期穩健風險管理和保障的功能。要建設普惠金融體系,加強對小微企業、“三農”和偏遠地區的金融服務,推進金融精準扶貧,鼓勵發展綠色金融。要促進金融機構降低經營成本,清理規范中間業務環節,避免變相抬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2、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要把主動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學防范,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著力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著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制。要推動經濟去杠桿,堅定執行穩健的貨幣政策,處理好穩增長、調結構、控總量的關系。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僵尸企業”工作。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要堅決整治嚴重干擾金融市場秩序的行為,嚴格規范金融市場交易行為,規范金融綜合經營和產融結合,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強化金融機構防范風險主體責任。要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健全符合我國國情的金融法治體系。

 

3、深化金融改革

 

要堅定深化金融改革。要優化金融機構體系,完善國有金融資本管理,完善外匯市場體制機制。要完善現代金融企業制度,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優化股權結構,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強化風險內控機制建設,加強外部市場約束。

 

4、加強金融監管協調

 

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地方政府要在堅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權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統一規則,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金融管理部門要努力培育恪盡職守、敢于監管、精于監管、嚴格問責的監管精神,形成有風險沒有及時發現就是失職、發現風險沒有及時提示和處置就是瀆職的嚴肅監管氛圍。要健全風險監測預警和早期干預機制,加強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和互聯互通,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和監管信息共享。

 

5、擴大金融對外開放

 

要擴大金融對外開放。要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穩步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要積極穩妥推動金融業對外開放,合理安排開放順序,加快建立完善有利于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有利于增強金融有序競爭、有利于防范金融風險的機制。要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金融創新,搞好相關制度設計。

 

6、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

 

做好新形勢下金融工作,要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金融改革發展正確方向,確保國家金融安全。要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要求,建好金融系統領導班子,強化對關鍵崗位、重要人員特別是一把手的監督。要扎扎實實抓好企業黨的建設,加強理想信念教育,加強黨性教育,加強紀律教育,加強黨風廉政建設。要大力培養、選拔、使用政治過硬、作風優良、業務精通的金融人才,特別是要注意培養金融高端人才,努力建設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備的高素質金融人才隊伍。

 

七大信號

 

此次會議釋放七大重要信號,其中很多與此前的市場預期存在巨大差異,需要引起市場高度重視。

來源|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

一、會議規格“頂配”,“防風險”基調突出;

 

關于本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規格,遠高于以往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往的金融工作會議是總理主持,本次則是由習近平主持,同時有五名政治局常委出席,規格空前,反映出政策層對本次會議的重視程度之高。

 

二、從“金融去杠桿”切換到“經濟去杠桿”;

 

2016年底以來,特別是2017年4月以來,“去杠桿”的核心似乎是“金融去杠桿”,特別是以銀行業為重點的一系列去杠桿嚴監管。但此次會議盡管是“金融工作會議”,對于“去杠桿”的提法確是“經濟去杠桿”,這與市場的理解存在重大差異。

 

三、“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監管協調體系升級到2.0版本;

 

1、之前市場傳聞的監管機構改革方案多數被證偽。

2、“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2013年設立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的升級版,從以前的“水平協調”到現在的“垂直協調”,監管協調體系正式從1.0版本升級到2.0版本。

3、此次會議明確“加強金融基礎設施的統籌監管和互聯互通,推進金融業綜合統計和監管信息共享”。

4、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否會影響央行貨幣政策的獨立性?

 

四、首次確認“機構監管”變為“功能監管、行為監管”;

 

此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確認監管模式為“功能監管、行為監管”,這是首次在如此高規格的層面對監管模式的改變進行確認,標志著“機構監管”將成為過去式,這是監管模式的重大轉變。

 

五、“中小金融機構”被意外支持,“互聯網金融”被意外抑制;

 

此次會議對互聯網金融僅涉及一句“加強互聯網金融監管”,政策層的表態明顯負面,這驗證了政府對于防風險的重視態度。此次會議中,習近平強調“發展中小銀行和民營金融機構”,李克強指出“大力發展中小金融機構”,而2016年底以來,金融機構中最受傷的是城商行、農商行、民營金融機構。此次高層的表態,有望扭轉“只扶持大金融機構”、“國進民退”的市場預期。

 

六、“資本賬戶開放”,方向不變、節奏放緩;

 

本次會議指出,“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穩步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而之前十八屆三中全會的說法則是,“加快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因此,不難看出,前后關于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大趨勢并沒有發生改變,但是在節奏上卻已經突出強調了穩中推進,這同樣符合本次會議“防風險”的基調。

 

七、歷史再次重演,貨幣政策不會收緊。

 

總結起來,從貨幣政策來看,2013-2014年的貨幣政策軌跡是“中性貨幣(2013年上半年)-緊貨幣(2013年下半年)-中性貨幣(2014年)”;2016-2017年的貨幣政策軌跡則是“松貨幣(2016年8月前)-中性貨幣(2016年8月-2017年5月)-中性貨幣(2017年5月后)”,而不會是市場普遍預期的“央行將繼續緊貨幣”。

在本次會議中, 我們找到了四個證據來印證,我們提出的央行貨幣政策邊際變化:

1、“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改變為“穩健的貨幣政策”。

2、此次會議中多次強調“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3、此次會議多次強調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直接融資。

4、會議中“防范金融系統風險爆發”的態度極為明確,特別是強化了央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在這種情況,“激進式去杠桿”、“危機式市場出清”、“去杠桿硬著陸”不可能發生。在監管已經趨嚴的情況下,貨幣政策由“中性”到“緊縮”有害無益。

 

來源:東方資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