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牌照有多搶手

信托牌照的稀缺性一方面便于監管部門監管,另一方面也使各家機構對信托牌照的競爭更加激烈?,F階段各家信托公司都在積極尋求業務創新和轉型...

信托牌照的稀缺性一方面便于監管部門監管,另一方面也使各家機構對信托牌照的競爭更加激烈。現階段各家信托公司都在積極尋求業務創新和轉型,未來廣闊的市場發展前景、較強的盈利能力和具備想象力的創新空間,也是信托牌照的魅力所在。

 

近日,國通信托(原名方正東亞信托)揭牌,這一更名原出股東結構變化,去年武漢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50億元從方正集團受讓57.51%的股權,持股67.51%并實現控股。近期,廣州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要約收購愛建集團股份,可能涉及愛建信托實際控制人變更。這表明,信托牌照很受機構青睞。

 

信托牌照資源稀缺

 

在國通信托揭牌儀式上,湖北省武漢市金融工作局有關負責人說,武漢金融控股集團控股“國通信托”意味著稀缺性金融牌照正式回歸,同時這也是武漢金控集團全牌照布局非常重要的一步。

 

經過多次清理整頓,曾經大大小小千余家信托公司目前只剩68家。中鐵信托副總經理陳赤說,一段時期以來,監管部門沒有新批信托公司,現有信托公司多由以前遺留公司清理整頓或重組而來。

 

“物以稀為貴,信托牌照的價值自然也有此體現。”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說,信托牌照的稀缺是監管部門對信托業前期野蠻發展后的反思和規范。信托牌照的稀缺性一方面便于監管部門監管,另一方面也使各家機構對信托牌照的競爭更加激烈。

 

中國信托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資產規模為21.97萬億元,同比增長32.48%。“信托業資產規模不斷增長,為防范金融風險,需要對信托公司加強監管。”翟立宏說,目前看,監管部門短期內不會增發新的信托牌照。

 

華融信托研究員袁吉偉說,監管部門持續完善信托行業制度、基礎設施,為行業可持續發展奠定了基礎,同時也逐步引導信托業回歸本源,發展真正的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業務,提升主動管理能力。但是,當前行業準入和退出機制還有所欠缺,這提升了信托牌照的稀缺性和估值水平。短期看,信托行業準入全面開放仍將難以實現。

 

綜合金融優勢顯現

 

資本對于信托牌照的追逐也不止因為其稀缺性。多位業內人士認為,信托牌照具有綜合金融的比較優勢。

 

“信托公司擁有廣泛的投資范圍,可以跨資本市場、貨幣市場、實業市場配置資產,能夠開展融資、股權投資、資產管理等各類金融業務。信托牌照的優勢帶來了強大的資本運作能力,這也是其受追捧的原因之一。”翟立宏說。

 

據了解,信托公司可以整合運用多種金融工具,能以市場化的方式聚集社會資金,并通過靈活的交易結構設計,與其他金融或者實體產業很好地融合。“在金融控股平臺中,信托牌照是重要的牌照資源之一,信托業務的靈活性有利于促進其與平臺內各類金融持牌機構協同發展。”袁吉偉說。

 

陳赤說,信托公司的自有資金具備投資金融機構業務許可,其具有的綜合金融功能,使其能夠在金融控股平臺中發揮很好的資源整合作用。

 

另據悉,通過完善監管體系和制度建設、發揮信托業協會行業自律作用、運營信托業保障基金、建設信托產品登記和交易流轉機制等,信托業“一體三翼”的監管運行體系已初步形成。實踐中,信托公司創新業務積極服務實體經濟,信托功能以及資金投向持續優化。陳赤認為信托公司的融資、資產管理、財富管理、投資銀行等業務在我國經濟發展中將發揮更大作用。“信托公司發揮市場化運作的特點,能夠更加靈活、便捷地為實體經濟中的優秀企業提供資金支持。隨著居民財富的不斷積累,信托公司還可通過資產管理和財富管理,把投資者的資產配置到風險和收益比較適合的領域。此外,利用風險隔離等信托制度的優勢,發展家族信托等業務,為超高凈值客戶的財富管理和傳承提供服務。”

 

“隨著信托業務在我國市場的不斷普及,可以預見信托計劃的創設可能從現在主要由信托公司這個受托人發起創設逐漸過渡到以委托人發起創設為主。在這一過程中,事務管理類信托業務,將更廣泛地為社會所接受和運用。”陳赤說。

 

翟立宏說,現階段各家信托公司都在積極尋求業務創新和轉型,未來廣闊的市場發展前景、較強的盈利能力和具備想象力的創新空間,也是信托牌照的魅力所在。

 

增資擴股將繼續

 

近兩年來,信托業實收資本大幅增加,這是信托公司持續增資擴股效應的直接體現。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信托業實收資本上升至2183.89億元,同比增長27.76%。國通信托此前也表示未來幾年將盡快增資擴股。袁吉偉說,信托公司資本補充渠道相比其他金融機構有限,除了通過提升盈利水平累積外,還需要股東增資或者引進戰略投資者,以加快提升資本實力。而且,部分信托公司當前對于規模擴張仍較為關注,這會較快地消耗資本,因而有必要不斷增資擴股。

 

翟立宏認為,信托公司增資擴股是基于兩個因素的推動。一是隨著信托業不斷轉型發展,信托公司有募資以擴展業務的內在需求,二是監管部門出臺的監管措施以及監管評級、行業評級都要求信托公司強化凈資本管理,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

 

“通過增資擴股還可提升信托公司的資本信用。隨著信托公司增強資本實力,整個信托業的運行也將更加穩健。有了充足的資本金,也更利于其去投資一些優質的金融股權和資產。”陳赤說。

 

對于信托公司而言,“未來,隨著資本實力日益壯大,也需要加強業務規劃和戰略布局,加強自營固有業務管理的專業性,促進固有業務與信托業務的協同發展。”袁吉偉說,今后信托業發展將更多依靠信托公司自身競爭力的提升,差異化發展,專業化經營,才能在激烈的資產管理市場競爭中擁有一席之地。

來源:中國經濟網   記者:常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