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AMC是如何處理銀行剝離的不良資產的?

(一)四大 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包)我國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華融、長城、東方、信達)于2000年和2004年分別對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資...

(一)“四大” 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包)


我國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華融、長城、東方、信達)于2000年和2004年分別對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資產進行了兩次次剝離。這兩次剝離的目的是為了解決政策性銀行的不良資產,多數資產包是以1/3的折扣價格收購。“四大”收購不良資產包后,大體按照下述方法處置不良資產:

 

\

 

1. 訴訟追償:通過司法手段來維護債權人的權利。


2. 資產重組:資產的重組包括債務重組,企業重組,資產轉換和并購等,其中債務重組包括以資抵債,債務更新,資產置換,商業性債轉股,折扣變現及協議轉讓等方式。


3. 債轉股:經過AMC(Asset Management Company,即資產管理公司)公司獨立評審和國家相關部門的批準,講銀行轉讓給資產管理公司對企業的債權轉為資產管理公司對企業的股權,有資產管理公司進行階段性的持股,并對所持股權進行經營管理。


4. 多樣化出售,包括公開拍賣、協議轉讓、招標轉讓、競價轉讓、打包處理、分包等。


5. 資產置換:兩個市場主體之間為了各自的經營需要,通過合法的評估程序對資產進行評估的基礎上,簽訂置換協議。


6. 租賃:AMC收回的非現金資產,如機械設備等,可以通過融資租賃方式收回現金。


7. 破產清償:不得已的辦法。主要目的是摸清資金狀況,其中包括固定資產、流動資金、債權債務、庫存資產、銀行存款等,用于償還債務。


8. 證券化:通過SPV(特殊目的載體) 把不良債權打包賣掉后設計成證券產品發售。

 

我國銀行體系一直努力嘗試利用資產證券化突破現有的不良資產處理模式。首批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分別為東方資產發行的“2006-1”和信達資產發行的“信元2006-1”。兩只產品的優先級級規模分別為7億和30億元,主承銷商為銀河證券,法定存續期分別為3年和5年,產品固定收益率分別為3.7%和3.8%。這類證券化產品收益偏低風險也較低。


對于拍賣與證券化之間的方式選擇,購買證券化產品的投資者風險偏好比較低。而拍賣資產包的風險相比之下大得多,需要競標者有不良資產處置經驗。信達和東方資產管理公司是繼國家開發銀行、建設銀行開展信貸資產證券化試點之后,首批開展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的資管公司。


(二)合法主體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包)


一般情況下,合法主體(指有資格從事該項業務的自然人或資產管理公司)只會收購全額抵押的不良資產,標的物偏向住宅和廠房,一般抵押物與貸款之間會有30%的溢價空間。


合法主體可以從銀行直接購買不良資產包、也可以從“四大”購買。只有有抵押物的不良資產,合法主體才會有理由購買,目的可以是盤活(自用),也可以是投資、轉手獲利。合法主體不同于“四大”有足夠能力去采取除多樣化出售以外的處置方法,所以只傾向于認購有抵押物的不良資產。


不良資產包具有區域性的特點,一些地方性的合法主體有一定的優勢。合法主體收購、處理不良資產包的流程:


\


合法主體從銀行直接購買不良資產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銀行先獲得抵押物的所有權,再轉讓給合法主體,這種情況會讓銀行和合法主體都承受較高的稅額,一般不會采用,而采用第二種情況:銀行直接處置抵押物,所有權仍然屬于借款企業,流程如下:

 

\


舉例來說,某企業拖欠銀行1千萬的債務,抵押品為房屋,價值2千萬。合法主體(有時與銀行一起)找到買主,讓買主直接與該企業簽訂房屋買賣合同,購買價格為2千萬,企業用從中拿出1千萬償還銀行債務。這么一來銀行沒有直接參與買賣就不用繳納各項稅款,達到節稅的目的。而企業的應納稅額為:(2000-1000)*5%*(1+7%+3%)+2000*5/10000=56.25萬元。


從節約稅負的角度,可以充分理解為什么銀行自己不收回抵押物再出售。對于合法主體而言,接收銀行折扣出售或協議出售的不良資產,通過不同的處置方式獲得的價差,將會是合法主體的收益來源。


來源:東方資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