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現金管理協議被質疑抽逃出資?*ST康得“喊冤”

財聯社(南京 記者王俊仙)訊,財聯社記者曾在《抽逃出資并被免去股東資格?*ST康得12日后公告或涉信披違規》一文中,對*ST康得(002450.S...

財聯社(南京 記者王俊仙)訊,財聯社記者曾在《抽逃出資并被免去股東資格?*ST康得12日后公告或涉信披違規》一文中,對*ST康得(002450.SZ)在事件發生12天后才披露一事提出質疑。

  
8月12日,*ST康得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承認對“康得碳谷股東會召開這一信息披露的及時性”受到管理層變動等因素影響。
  
此外,*ST康得進一步披露了其被解除股東資格的原因,包括康得集團未實繳98億元出資額以及康得碳谷加入現金管理協議等,而對于康得碳谷在議案中將*ST康得股東資格與康得集團綁定處理,并解除*ST康得股東資格的做法,*ST康得認為自己“很冤”。
  
“客觀”原因致未及時信披
  
8月1日,*ST康得公告稱,其參股公司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康得碳谷”)認為*ST康得、康得集團和鐘玉通過康得集團及其關聯方,將對公司的全部出資予以抽逃。因此,康得碳谷股東會在7月19日審議通過解除*ST康得和康得集團股東資格的議案。
  
財聯社記者注意到,*ST康得收到康得碳谷召開股東會通知的日期,至今未予披露,而對于7月19日至7月31日之間存在12天時間差未及時信披,*ST康得認為自己存在“客觀”原因。
  
在收到康得碳谷股東會會議通知至康得碳谷股東會召開期間,*ST康得自身正處于原管理層團隊陸續辭職,新管理層團隊尚未正式上任的特殊期間,公司主要部門的工作人員也發生一定變動;與此同時,*ST康得在7月5日收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公司各部門就此進行情況優先開展全面調查、核實工作。
  
*ST康得認為,上述情況客觀上對公司內部信息傳遞及處理的及時性造成了暫時性的不利影響,一定程度影響了康得碳谷股東會召開這一信息披露的及時性。
  
7月19日,*ST康得召開臨時股東會,選舉了公司董事,3天后,*ST康得召開董事會會議逐步恢復公司治理架構,新一任管理層上任后,公司運營才逐步恢復。也隨后在8月1日披露了被康得碳谷免去股東資格事宜。
  
內部管理架構、運營的變動是上市公司未及時信披的理由嗎?
  
8月13日,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許峰向財聯社記者表示:“康得新對康得碳谷進行投資時是關聯交易,進行了披露,被免除股東資格屬于進展信息,也必須在知曉兩日內及時披露,不管康得新因何原因未及時信披,都涉嫌信披違規,后續收到證監局監管措施或交易所處分的可能性較大。
  
股東資格遭綁定處理?
  
在此次被康得碳谷解除股東資格的事件中,康得集團和*ST康得態度截然不同。
  
康得集團不僅在上述議案中投了同意票,而且對于*ST康得函詢“投出同意票的原因以及是否與其他股東達成其他利益安排”,未予回復;相較之下,*ST康得顯得很“無辜”,其對上述議案投了反對票,并“喊冤”稱自己未抽逃出資且履行了出資義務,但卻“被綁定”康得集團,導致被免除股東資格。
  
資料顯示,2017年9月,*ST康得與康得集團及榮成國資共同投資康得碳谷,增資金額合計130億元,其中,*ST康得和榮成國資分別擬增資20億元,增資后的持股比例均為14.29%;康得集團增資90億元,占增資后注冊資本總額的71.42%。此次增資前,康得集團持有康得碳谷100%股權,出資額10億元。
  
截至2017年12月27日,三位股東的累計出資金額僅為42億元,其中*ST康得和榮成國資各實繳20億元,完成約定的出資義務,但康得集團僅實繳2億元。截至目前,康得集團仍未能按期實繳其認繳的98億元出資。
  
上海金茂凱德律師事務所認為,在康得集團未完成承諾出資義務的情況下,康得集團不享有康得碳谷股東會中關于解除其股東資格的表決權,“由于康得集團與*ST康得屬兩個獨立的法人主體,因此在召開股東會審議股東資格解除時,應根據不同的股東分別表決,而不應當綁定處理。
  
事實上,*ST康得還被康得碳谷指控和康得集團一起“抽逃全部22億元實繳出資”,但康得碳谷尚未提供證明文件,而*ST康得認為其并未抽逃出資,一切禍起《現金管理協議》。
  
經*ST康得調查,所謂抽逃出資是因康得碳谷加入了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與康得集團簽訂的《現金管理協議》,康得碳谷作為現金歸集的成員單位,其資金被實時歸集至康得集團在北京銀行開設銀行賬戶中,從而致使康得碳谷的資金被劃轉,上市公司并不存在抽逃對康得碳谷出資的行為及事實。
  
目前,為確認上述康得碳谷決議效力,榮成國資已向法院提起訴訟,對此,*ST康得表示將調查取證并積極應訴。